同意就Amen「阿们」,比色情片还棒的「强烈意见表达平台」,毫无灰色地带

同意就Amen「阿们」,比色情片还棒的「强烈意见表达平台」,毫无灰色地带

图片©www.business-punk.com

Amen (getamen.com) 的网站创办人是这样形容这个神秘的线上平台: „Besser als Pornos“。 乍听之下,这样的比较似乎不伦不类,但也完全标示了Amen本身带有个性的想法,一种与众不同的格调。引用一句在互连网的行话,他们自我期许成为下一个大事件 (The next big thing)。

今年9月12日,来自美国加州的权威科技博客 TechCrunch在旧金山筹办了年度创新产品的发表大会 TechCrunch Discrpt,Amen的创始人Felix Petersen (FelixP) 准备好在这个众所瞩目的舞台上,展现他们筹备已久的神秘创新产品 – 独家,并且是世界首映。结果,站在门口的保全人员把FelixP一夥人挡在门外,他们被告知无法上台展示了。

之前的5个月,FelixP就开始细腻的筹划著Amen的网站及手机应用程式的建置工作。当时网站打开,大家只能看到一句话 : 「这是一个世界上发表强烈意见的最牛平台 (This is the Best Place for  Strong Opinions in the world)」。他一直保持低调神秘,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大家只能臆测,在Amen上能做什么? 大家唯一知道的是,Amen来自柏林,美国知名偶像男演员Ashton Kutcher (AshtonK)投资这个项目。

在美国科技创投圈,演员出身的AshtonK (最近和 Demi Moore离异 ==!) 早已大名鼎鼎,他也被美国媒体称为「矽谷的秘密武器」。至今AshtonK已经参与了40多个科技创业投资,包括短期住宿的仲介平台 Airbnb,搜索引擎Blekko,照片分享的移动社区应用 Path…….2009年,AshtonK入股投资当时市值20多亿美元网路电话 Skype,今年年中,微软以80亿美元高价收购Skype。

图片©www.entertainmentwallpaper.com

科技界的投资人不断地寻觅著具有魔力事物,而且没有人能想的到这些新玩儿意有什么作用。Amen制造左右意见的冲突,并藉此交织起复杂的人际社交网路。这样一个奇特的概念,深深吸引著AshtonK。

Amen的注册用户像是可以拿起一罐呛鼻的芥末酱,自由地挥洒。许多社交网站效法Facebook推出 「赞,或喜欢」的功能,又在问答网站知乎或是Quora上,用户间是靠著长篇大论的紧凑问答互动交流,推特和新浪微博则是发表状态及围观的聚集场所。Amen进入了一个改良式的新兴领域,他只有两个极端分类: 最好和最糟糕的。你可以说:   「苹果是最棒的品牌」, 「北京是空气最脏的城市」…..只有绝对,没有相对,乾乾净净,毫无灰色空间。使用者可以发布自己的说词,或是同意以及反对别人的说词。如果同意的话,就按下Amen (阿们),反之则点击「 Hell No! 」,并写下自己心的说词 (记住: 不能写下反对的理由)。举个例子说明,一位用户写下: 「张惠妹是当今最具实力的华人女歌手」…..技术上,Amen将一个句子里的名词 (人物,地点及事物) 和最高级形容词用标签的方式定义,如果你不苟同上面说法的话,可以选择Hell No! 然后将名词改掉,你的说词变为: 「孙燕姿是当今最具实力的华人女歌手」,然后送出,等其他人来阿们或是挑战你的观点。

目前为止,据影响力的媒体及投资人对Amen赞誉有佳: 「古怪地让人上瘾」,「一个具有智慧的网路服务,拥有类Twitter的架构,而且能产生更多的乐趣」,「Amen的出现,完全可以和Facebook及Twitter的现象相比拟」,「Amen像是文字乐高游戏」……..

Amen的团队坐在柏林地铁站Friedrichstraße附近一栋老建筑的办公室内,桌上一台台Mac,走廊间摆著一辆潮流自行车,相当符合被称为下一个矽谷的柏林科技创业景象。在科技圈,Amen的3位创办人早已不是新手了,Florian Weber (FlorianW) 是Twitter初创时期的程序员,经常和创办人Jack Dorsey一起在电脑前挑灯夜战。FelixP曾于2005年创办了Plazes,算是地理位置社交应用的滥觞 (当时还是网页版),一年后台湾的地图日记出现,2008年,诺基亚买下Plazes。来自美国的Caitlin Winner (CaitlinW)曾服务于软体创业Plum,后来Plum也被诺基亚并购。

CaitlinW 和 FelixP 当时一起同任职于诺基亚柏林分部。FelixP 和 FlorianW 的头十次见面,两人都是处在烂醉的状态,直到一次清醒的机会,他们决定要用一种新的方式征服互连网,「替大家整理出日常生活中的清单」。

一开始的想法是,他们兩人绞尽脑汁地整理出一串串的列表: 「25位最糟糕的男演员」,「10位最优秀的程序员」,「最好看的书」…….他们坚信,这个世界已经够复杂了,大家都喜欢这类型的整理过后的清单列表。2010年的秋天,FelixP从罗马尼亚的首都出差飞回德国,他告诉朋友,布加勒斯特的机场海关安检,是世上最糟糕的。接著,他开始想著同一个分类里,第二,第三糟糕的….机场安检。从中他却意识到,要整理出一份完整有条理的清单,调查研究的工作量不小。虽然线上已经有不少专门整理列出各种分类的排行榜单的网站,然而大部分的信息不是非常的齐全。一天,CaitlinW灵光一闪,提议集结网友乡民的想法,并将结果集结成一份排行榜单。Amen的任务便是利用算法,将这些使用者产生的内容 (正反的极端意见),在未来能归纳出有价值的排行清单。在众人对某人事物的评价习惯里有分两种,一种让我们想到各式的点评网站, 亚马逊书评, 豆瓣影评,一个东西的好坏,取决于他所获得的星星数量。对Amen来说,在一般人的日常对话中,不会出现「那个女生长得不错,我给她4颗星」的说法,另一种绝对性的评鉴,才能激起人际间的火花。

在Facebook上,你可以赞你喜欢的内容,Twitter上你可以转发你喜欢或是认可的推文,新浪微博上,你可以发表反面评论,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反对的评论不是那么的简洁俐落。Amen就是要建立起一个意见争论的战场,最好是用户能不断地「吵架」,推出意见相左的论点,这样名单会越来越长。在传统的市场调研领域,Amen或许能开启一种革命性的作用,品牌可以知道多少人阿们他们的新产品,直接观察其在市场上的欢迎程度。对于安排旅行的人来说,未来他可以在Amen上查出, 柏林前5名最好的便宜旅馆或是3个必造访的景点。这样一来,Amen另一方面也可能间接威胁 (或是辅助)现有点评网站的用户推荐系统。当然,Amen需要长时间的累积用户信息,一张完整的排行清单,就像是一张清晰的图片,起初,他还是像马赛克般的模糊,但是图像画素的密度会随著时间变得越来越紧实。另外一方面,如果说Facebook的最终里程碑是要汇集一个人的生活人际脸谱,Twitter产生个人的对某种信息感兴趣的图谱,Foursquare也能将你去过的地点行为画出一张你的地理位置谱,Amen则是在拼凑一个人对不同人事物的观点谱。

关于Amen的商业模式,如果不遵循传统的靠卖广告栏位收费,可以预见的是,在Amen每一份排行清单中,都有一个可花钱购买的位置 (通常是第一位),但是如果让广告主付个钱就能一直保持在苏黎士最棒的旅馆的清单上第一位,那也太不符合Amen的品味了。即便是买了第一名的位置,广告主还是得有心理准备,除了让用户来阿们你让你的排名顺位往上爬,还得战战兢兢地让用户用Hell No!来对你挑衅。

在英语口语中,Amen (阿们)常被用于 「同意,确认的意思」,当然在基督教里,信徒们也会说阿们,表示自己对天主耶稣所说的话语「赞同和认可」。一个网路软体产品取名作Amen时,也产生了两个极端的反应,创办人FelixP觉得这个想法酷极了,另一位Amen团队内来自丹麦的程序员极力反对,因为他是忠实的清教信徒,他无法接受在一间叫Amen的公司工作,他甚至决定辞职。Amen目前所用的域名是 getamen.com。amen.com的拥有者是一个来自美国的基督教零售商,他们在网路上贩售「耶稣爱你」的贴纸。对FelixP而言,在社交网路的领域,域名并非最具关键性的,因此购买.com的域名便就此打住。但是,在商标法上,他们却很积极地做出大动作。Amen的商标权已经在欧美两洲申请保护,教会里的人还是能高喊阿们,因为商标保护只限于软体产业。

另外投资amen的,还有位在伦敦, 欧洲最大的创投 Index Ventures (投资了Skype,MySQL, Lastfm和Dropbox),其中几位合夥人早在Plazes的时期,就拒绝过FelixP所寻求的投资,没想到Plazes能够被芬兰人高价接手。他们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FelixP特地飞到伦敦,用20分钟的时间展示给投资人看 – 一张简报也没有 – ,只靠初步的产品原形 (网页版和手机版),隔一天,Index Ventures决定注资,阿们!

Amen的窜起,为极力想转型成「创新科技产地」的柏林,注入一剂强心针,更掀起了一股风潮。

今年5月,Amen公开部分内测,TechCrunch的创始人Michael Arrington (MichaelA)亲自邀请FelixP到旧金山, 科技创业的盛会作产品展示,并入围创新产品竞赛。条件是,TechCrunch必须是唯一且首发报导Amen的媒体。FelixP兴致勃勃地和CaitlinW飞到美国西岸,等到这一刻的到来。在发表会之前,FelixP发信给各大媒体关于Amen本身的细节,并要求他们在展示之前不许发布任何相关报导。TechCrunch的最大竞争对手,美国著名科技媒体 All Things Digital,却将时间下午5点看成早上5点,在Amen上台之前就发布了「首篇关于Amen的报导」。读者能想像,一部电影本来预计在威尼斯影展竞赛单元内进行独家首映,结果却不小心在坎城先放映了,理所当然地,Amen被封杀了。最后,他们却因为不知哪来的运气,受助于当天正式离开执行总编职务的MichaelA,他们终究踏上了这个举世注目的展示台上,在这场科技创业竞赛中,他们不是最后的胜出。

一直到目前为止,Amen在公关上创造了许多奇迹,吸引了不少目光,坚强的阵容 (创业团队,投资组合),新颖的概念,以及名人的推荐…..但这仅是好的开始,并非实质的胜利,谁知道哪一天这一股风潮会烟消云散。终端用户的接受与否会是关键,Amens会面临的危险是用户黏度不足,或是玩兴热度降低,最终成为被抛弃在角落的玩具。

Amen团队是有经验的,如果行不通,他们会继续改良,他们是有理想有远见的创业团队,对他们来说,这好像是在办一场派对,先吸引大家的注意,获得大家的尊重,然后钱就进来了,然后就是酒池肉林的享受。

引用

TechCrunch Spiegel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